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最新小说 >> 反派帮我搞基建 >> 生辰和机器

这一天的曲安城飞出了许多作为信使的灵兽, 有的是带着信,有的则是带着东西,但它们飞行的方向, 都是仙陆中央。

天元宗的宗门口, 一只飞鹰落在了守门的修士面前。

“咦, 是从曲安来的信。”那修士伸出手,飞鹰就抖了抖羽毛,一封没有拆封的信和一个木盒子就落了出来, 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把这些东西藏起来的。

“是给甄师姐的。”修士看了信上的名字,立刻对着另外的人道,“我去给甄师姐送信, 一会儿就回来。”

其他修士听到甄师姐三个字,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天元宗的一个山峰上, 被称作甄师姐的女子正在练剑,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裙,身姿灵巧, 眉眼艳丽, 行动间如同一只翩跹的蝴蝶。

“小姐, 又有人从曲安城给您送了东西。”甄臻的仆人道。

甄臻停下来:“最近怎么许多从曲安来的信?”

她的祖父是天元宗的长老之一,她修为已经快要突破元婴, 人又长得好看, 所以向她献殷勤的人从来不少, 只是最近有些奇怪, 一半的东西都是从曲安城寄过来的。

她本来不打算看, 这会儿也有了兴趣, 吩咐仆人道:“把这几天曲安寄来的东西都打开来看看。”

仆人依言而行, 结果一打开发现,都是差不多的东西。

甄臻好奇的打开了离得最近的盒子,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支桃花,她拿起桃花,还能闻到上面隐隐约约的桃花香。

倒是风雅。

她又依次打开了其他东西,大部分的她都不认识:“这些是什么?”

仆人刚刚看了信,大概也明白这些是什么:“是最近曲安城流行的化妆品。”

“化妆品?”这个词倒是新鲜,甄臻不怎么感兴趣的关上盒子,她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打扮,自然也就不需要上妆。

不过这时仆人却捧起了一个留影球:“小姐要看看吗?不知道留影球里是什么。”

甄臻点头:“那就看看吧。”

然后留影球里就出现了一个颇为陌生的女修,那女修一边拍着马屁,一边介绍着这些化妆品分别是什么,甄臻向来不爱听陌生人的奉承话,不过这次却是安静的听了下去。

因为留影球的女修的双眼实在很美,顾盼生辉,流光溢彩,让人忍不住探究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她娇艳欲滴的嘴唇也格外的吸引人,那颜色饱满的像是最艳丽的玫瑰,但是却和一般的口脂完全不同,不仅不干,反倒是无比水润,像是有露珠在上面划过。

甄臻安静的看完后,从石凳上站起身来道:“把曲安城寄来的化妆品都送到我的房间。”

她打算看看,这些东西是不是这么神奇。

第二天,甄臻出现在人前时,几乎让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他们都知道甄臻美,但是从来不知道甄臻这么美。

如果说过去甄臻是天元宗几大美人之一,那么现在,许多人都在心里把第一名的票投给了她。

甄臻看着所有人惊艳的目光,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至于送她化妆品的那几位修士,这个人情,她算是记下了。

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天元宗,其他三个宗门也是一样。

于是不过几天,大部分的宗门修士都知道了东境有个地方叫青州,而青州生产的化妆品则能让女修们更美。

化妆品也迅速的在女修们之中流行了起来。

每天只需要花上一刻钟的时间,就能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何乐而不为?

只是这眼影和口红的种类还是少了一些,有些喜欢清淡妆容的女修不免就想要其他颜色的口红和眼影。

不知道那个青州还会不会生产其他的颜色?

仙陆中央的商人们也迅速的发现了其中的商机,青州的货太少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市场,他们自然可以进去分一杯羹。

不就是什么眼影口红吗?他们也能做!

但是花了一段时间,成品才刚刚生产出来,青州的新品就来了——“桃花”、“私语”、“人鱼”,这三盘眼影盘都是粉色系,却是完全不同的粉色。

“桃花”的粉色偏紫调,“私语”偏灰调,至于“人鱼”,则是美的无比绚烂。

配合这三盘眼影,口红的颜色也增加了,三种都是豆沙色,不过有浓有淡,正适合炎热的夏天。

于是所有女修们都忽略了其他店里的仿品,每天问的都是有没有青州的新货。

商人们想要继续仿制新品骗她们还做不到,因为青州的眼影和口红,不知道用了什么原材料,商人们采用了无数种办法,都不能完美复刻,即便肉眼看起来颜色差不多,但是一旦上脸,质感和颜色都会有偏差。

修士的感觉最敏锐,怎么可能会被他们骗,所以一时间,青州算是在女修之中彻底出了名,而颜色非常夏天的几盘眼影和口红,也成了一物难求的东西。

时间倒回几个月前,在应祁还在辛辛苦苦研制夏天的色彩时,苏秋延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小目标。

为了不让小金龙艰难的起床,他是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所以在办公室拿着最新的调研报告来找他时,他直接就指着其中的第一条问题道:“日晷这一条我已经解决了。”

庄承作为提出调研工作的成员,也跟着主任一起来了,闻言眼睛一亮,心中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城主果然料事如神!他们还没来汇报,城主就已经想到他们前头去了。

而且城主提出来的办法也让人有醍醐灌顶之感,用子玉看时间,可不是更加方便吗?

“过几天你们就组织人进行子玉的更新工作。”苏秋延道。

他想出来的办法其实挺笨的,必须统一更新,不能像是上辈子的电脑一样,直接发送更新包。

“到时候大家看到的时间也是一致的,甚至可以精确到每一秒钟,以后上班就按照约定的时间严格打卡,除非有特殊情况,不然不能迟到早退。”

仙陆的修士们早就测试过了,仙陆一个昼夜的时间是十二个时辰,而且这个时间非常准确,是真正的十二个时辰,不会出现闰年的情况。

只不过苏秋延还是按照上辈子的习惯,把十二个时辰变成了二十四个小时,六十秒为一分钟,六十分钟为一个小时,二十四个小时为一天。

这也是他的私心,因为他总觉得这样计时更加方便。

青州人自然是没有异议的,他们过去只是凭天色来判断时间,而且总是不准确,比如说辰时集合,但辰时初到辰时末可是有两个小时呢,所以只能靠经验。

现在把子玉更新之后,大家也就从善如流的换了计时的方式。

早上上班是九点,晚上下班是五点,夜校开始是七点,下课是九点,十点就熄灯,时间一清晰,大家也能更好的把握生活节奏。

这对炼器炼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如今仙陆的修士们炼器炼丹,都靠经验加日晷来判断时间,没有办法精确到秒,所以导致品控比较差,很可能上一批丹药是高阶,下一批丹药就掉成了中阶。

可有了精确到秒的钟表,他们就能更加准确的计算时间。

纪长临就非常喜欢这个子玉上的时间显示功能,上面不仅可以显示年月日,还能显示时分表,真的极大方便了他的炼丹事业。

秦越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改变,他看着上面的时间,想着明天就是他的生辰了,激动的大半夜都没有睡着。

苏秋延就在他怀里,他低头看向苏秋延的发旋,忍不住凑的更近了一些。

他是最规矩的,尽管每晚都和苏秋延同榻而眠,但是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魔尊就没有这个定力了,所以每晚都是秦越陪着苏秋延睡觉。

呼呼呼,秦越正想着生辰的事,就听到了小小的呼呼声。

他忍不住笑了笑,肯定是小金龙又不老实了,每天晚上,只要小金龙钻进了苏秋延的衣服里就会呼吸不畅。

秦越轻轻的伸出手,扯了扯小金龙的尾巴。

这条睡得正香的龙果然立刻翻了个身,头从衣襟里挪了出来,尾巴一动就缠住了苏秋延的手腕。

秦越见状才收回手。

明天,真想明天赶快来啊。

魔尊也没有休息。

他正在想着生辰的事情。

他上辈子也会测骨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为自己测一测,所以一辈子都以为自己的生辰是冬天。

没想到他竟然出生在草长莺飞、春回大地的三月。

他看着苏秋延沉静的睡颜,很想吻上去,但是他却不能。

秦越那小子简直像是防狼一样防着他,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吓到城主。

他想等城主愿意主动靠近的一天。

总有这么一天的。

正在做梦的苏秋延舒服的翻了个身,彻底投入了秦越的怀里,连带着小金龙也钻进了秦越的怀里,再次发出了呼呼的声音。

秦越和魔尊同时叹了口气,然后再次扯了扯小金龙的尾巴。

第二天还没天亮,苏秋延就已经醒了。

他看向秦越,秦越还没醒,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梦。

他轻手轻脚的从秦越的怀里退出来。

秦越皱起了眉头,大概是以为他要翻身,又重新把他抱进了怀里。

苏秋延只能再退。

然后秦越再伸手。

总之就是不让他离开。

苏秋延只能推了推秦越道:“我要去更衣。”

秦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平日里颇有些凌厉的五官此刻看起来稚气十足。

“那我陪你去。”他立刻就翻身起来。

苏秋延把怀里的小金龙放进了秦越的手里:“你看着他,我去去就来。”

秦越一向是苏秋延去哪里他就去哪里,去茅厕也是一样。

所以他抱着小金龙就跟在了苏秋延的身后。

苏秋延见状就知道自己早起溜去厨房的计划失败了。

他本来是打算给偷偷秦越下一碗长寿面的,谁知道他上个厕所秦越都要跟着。

不过苏秋延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所以回去睡了个回笼觉,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他再次起身了。

“你就待在这里不许动!”他命令秦越道。

既然给不了大惊喜,那就给小惊喜。

秦越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城主今天会这么早起来,而且还不让他动。

在他贫瘠的生活经验中,完全没有惊喜这个选项,所以他只猜到了城主有必须要单独做的事情,但是究竟要做什么,他却不清楚。

魔尊这会儿隐隐约约有点预感,但他的人生经验虽然比秦越丰富,但是在某些方面贫瘠的程度和秦越是一样的,因此他也猜不到城主去做什么了。

倒是可怜的小金龙被这两个人推来推去的,终于打着哈欠醒了过来。

这么早就该吃早饭了吗?

秦越正在思考着苏秋延的去向,见小金龙已经睁开了双眼,干脆把他举到了眼前:“你说香香一个人是去干什么了?”

一头问号的小金龙:……

他是还在做梦吗?

为什么大力看起来这么蠢?

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既然在做梦,那就睡吧。

秦越无奈的把他放进了被子里,他真是傻了,竟然会问小金龙。

同一时间的厨房,苏秋延正笨手笨脚的揉着面。

江琴心惊胆颤的在旁边指导着他,一会儿担心他手酸,一会儿担心他力气大的把整个灶台都给毁了。

过了好一会儿,苏秋延手里的面才算是揉好了。

但是这距离成为一碗合格的长寿面,还有非常长非常长的距离。

江琴昨天就知道了城主要给秦越的惊喜,实在是羡慕秦越,今天一看,就更羡慕了。

城主明显没有下过厨,却愿意为了秦越做一碗长寿面。

这事要让其他人知道,估计都要恨死秦越了。

被念叨的秦越正乖乖的坐在床上,起码坐了一个多小时,眼见着要错过狩猎队出城的时间了,城主却还没有回来。

倒是谢昂来找苏秋延,扑了个空,只找到了他和一条呼呼大睡的小金龙。

“城主已经帮你请假了。”知道秦越担心狩猎队,谢昂立刻道,不过他也奇怪,“城主这是去哪里了?”

城主让他做的事情他已经做完了,总得第一时间让城主知道才行。

说曹操曹操就到,谢昂刚刚说完,就见一个人影出现在了青竹苑门口。

这人自然是城主。

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衣,头发随便的挽起,脸有些红,像是被热气熏的,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三个碗。

尽管以他的实力,即便是跑起来碗里的东西也不会溢出来,但他仍然走得十分小心翼翼。

谢昂揉了揉眼睛,城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种形象出现在这里?

他刚想问,苏秋延就看见了他。

一看见他,苏秋延的脸就更红了。

因为苏秋延想起来了,他就随便穿了件衣服,头发都没疏就出门了,在厨房时不觉得,但是谢昂一出现,他就忍不住检讨起了自己的打扮。

这也太不城主了!

自觉有点丢脸的咸鱼立刻加快了脚步,顺便还若无其事的对谢昂道:“谢管家找我有事吗?”

谢昂已经尽量不去看碗里有什么,但是随着城主的靠近,除非他立刻戳瞎双眼,不然怎么也不可能看不见碗里的东西。

是三碗面,看起来非常清淡,上面撒了小葱,还卧了一个鸡蛋。

就是这面条看起来有点不大规整,细的地方很细,粗的地方又很粗,歪歪扭扭的,不像是江琴的手艺。

想到这里,谢昂的心中一紧,觉得自己窥探到了城主的秘密。

所以他立刻道:“只是小事而已,城主先用早饭吧,我就退下了。”

他说走就走,走得毫不留情,六亲不认。

苏秋延莫名松了口气,腾出一只手来推门。

门里,秦越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苏秋延见状道:“赶紧起来了,腿酸了没?”

他有些懊恼,他就不该命令秦越不许动,忘记了秦越是个死脑筋。

他放下盘子,走过去把秦越拉了起来:“怎么样?腿没事吧?”

秦越笑着看他:“我没事。”

他看向桌上放着的碗:“城主是去端早饭了?”

苏秋延脸又红了,不过不是害羞,是心虚,因为他揉出的面实在有些见不得人。

不过做都做了,他又厚起了脸皮道:“嗯,先去吃早饭吧。”

小金龙听到了早饭两个字,耳朵动了动,也自觉睁开了眼睛,扑腾着小翅膀飞向了苏秋延。

蹭蹭蹭,他习惯性的蹭了蹭苏秋延,这是他的早安蹭,蹭完之后他就等着苏秋延来蹭他了。

苏秋延也被他磨出来了,把他捧在脸边蹭了蹭。

小金龙又看向秦越。

他是一条雨露均沾的龙,早安蹭的对象除了香香之外,也不能忘记大力。

秦越也自觉的伸出手,任由他蹭,蹭完了再礼貌的回蹭。

“一家三口”的早安仪式完成之后,就迅速的去刷了牙,准备吃早饭了。

秦越走到桌边,扫到那面的样子后就愣住了。

江琴的手艺他很熟悉,绝对不可能把面做成这样。

再加上今早城主的异常,他的心突然快速跳动了起来。

这碗面,是城主亲自做的?!

城主竟然亲自给他做饭?

秦越觉得自己一颗心像是被扔进了刚刚烧开的沸水里,又烫又热,满腔的激动几乎要溢出来。

见他突然停了下来,苏秋延若无其事道:“怎么了?”

难不成这面看着就很难吃?

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然他再去做一碗?

就在他难得踟蹰时,秦越却是坐了下来,迅速拿起了筷子。

“面要趁热吃,不然就不好吃了。”他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起床的原因。

苏秋延也坐了下来,但是对面的秦越一直低着头,他看不见秦越的神情。

寥寥的热气中,秦越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熏得有些酸。

他的余光中扫到了城主的双手,那双手,或许这辈子就没有做过饭吧?

但是今天,城主却为他下厨了。

他刚想夹面,就听对面的城主道:“这是长寿面,只有一根,吃的时候不要弄断了。”

秦越的手一停。

长寿长寿,这是城主对他的期待吗?

这面可能太烫了,烫的连飘起来的热乎气都让他眼睛无比酸涩。

他不想抬头被城主看见,嗯了一声之后,就小心翼翼的吃了起来。

苏秋延有些紧张,等他吃完后才问道:“好吃吗?”

秦越道:“好吃。”

说完这句话,他的声音就微微变了:“我还能再吃一碗吗?”

苏秋延见他喜欢,松了口气,把自己的碗推到了他面前:“吃吧。”

魔尊捏着筷子,看着那碗已经不怎么冒热气的面。

长寿面吗?

或许他上辈子吃上一碗长寿命,就不会那么短命了。

他吃的很慢,很小心,等他吃完时,面已经完全没有热气了。

他抬起头,这时苏秋延才看清楚他的神情。

眼睛有些红,但是嘴角却是在笑。

苏秋延也笑了。

魔尊放下筷子,站了起来,走到了苏秋延的面前。

“城主,我很高兴。”

他俯下身抱住了苏秋延。

苏秋延一愣,或许是因为秦越的态度太过郑重,也或许是秦越的呼吸太过灼热,他竟然脸红了。

秦越他,今天十八岁了。

十八岁,其实也就比他小了不到四岁而已。

想到这里,苏秋延有些不自在的道:“今天是你的生辰,当然要你高兴才好。”

魔尊更加搂紧了苏秋延:“那城主今天一天都陪着我,可以吗?”

苏秋延道:“好。”

这下可以放开他了吗?

虽然秦越的怀抱很舒服,但他还是觉得不自在。

倒是努力吃完面的小金龙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好奇的停下了筷子:“我也要抱!”

为什么香香和大力抱的那么开心,但是却不把他加进去?

这不公平!

小金龙立刻飞了起来,像是一颗小炮弹,冲进了两人间的缝隙里。

魔尊见状就笑了,他的胸腔震动,声音低沉,和过去完全不同,像是一个成熟又危险的大人,他松开苏秋延,拎起小金龙:“太调皮了。”

苏秋延已经习惯了,秦越经常会这样,有时候稚嫩,有时候成熟,他也曾经思考过为什么会这样,甚至还怀疑过秦越是不是被夺舍了。

但是不管是观察还是试探,他都没有发现秦越的识海或者身体有什么异常。

甚至在平常的生活里,秦越的许多习惯都没有改变过。

他不喜欢吃酸的,但是六月果却不在内。

他能吃辣,而且再辣的也能吃,可是平常会顾及他的身体,跟着他一起吃清淡的东西。

他有些怕痒,虽然看不出来,但是一旦碰到了他的腰,他的眉头就会皱起来。

总之许多的细节都证明了,秦越就是秦越,从来没有改变过。

尽管他有时候,会觉得有两个秦越。

这种想法实在有些奇怪,特别是在他已经得到了确切的结论之后。

苏秋延抛开脑子里的想法,问秦越道:“今天你想做什么?”

魔尊道:“想和城主一起,干什么都可以。”

他在笑,识海里的秦越却在骂:“你这个魔头,快放我出去!”

魔尊本来也不想占据这一天的,但是他实在忍不住了。

他上辈子的十八岁,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陪伴,他可能正在饿肚子,可能在被人追杀,也可能正在杀人,但是这辈子,有人为他做长寿面,还愿意花一整天的时间陪着他。

他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魔尊道,“今天也是我的生辰,城主是为你过的生辰,也是为我过的。”

“所以上午归我了。”

秦越眉心一跳,总觉得这魔头话中有话。

这明明是他的生辰,和魔头有什么关系?

魔头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取代他吧?

秦越心里憋闷,骂了魔头一顿,但却莫名的觉得,魔头不是会想要取他而代之的那种人。

如果魔头想要这么做,恐怕早就做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难不成他和这魔头格外有缘,所以生辰才会是在同一天?

不对,他明明记得之前那魔头说过,他们两人的生辰都是冬天,但是为什么,他的生辰一变,魔头的也就跟着变了呢?

过去许多的细节,他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不愿意去深想而已。

比如为什么魔头和他口味一样,习惯一样,爱好一样,想法也一样。

比如为什么魔头在城主面前从来没有露过馅,即便城主也曾经探究过他们两人的问题。

比如魔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青州和青州附近的熟悉,这熟悉中透着一股许久没有回忆的陌生,但不管怎么说,魔头肯定来过这一带,甚至在这一带生活过。

再比如,他在传承中已经学完了有关夺舍的所有内容,根本没有他和魔头的这种情况。

不属于这个身体的神识,除非采取暴力的夺舍手段,不然怎么也不可能长久存在于这个身体的。

秦越越想越沉默,越想越不敢再继续深究。

直到城主把一样东西带到了他的手腕上,他才回过了神来。

“这是什么?”魔尊又好奇又高兴,“这也是城主亲手做的吗?”

苏秋延一愣:“你知道长寿面是我做的?”

魔尊笑着道:“城主做的面,和其他人做的当然不一样。”

他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苏秋延有些心虚,还以为秦越觉得难吃,转移话题道:“你手上带着的是表,我刚刚做出来的,可以显示时间。”

苏秋延上辈子买过不少表,所以对表也有审美,他这次做的表盘是圆形,但是外面的那一圈却是有些圆润的棱角,比起一般的表,多了几分坚毅。

表盘内是星空的颜色,深邃却不暗沉,在阳光下仿佛有星辰在其中闪耀,仔细一看,那流光却是稍纵即逝,平添了几丝神秘。

指针分别有三根,分别是时分表,指向的数字是罗马数字,看起来极其简洁大方。

表带是蓝色,应和着表盘的颜色,用的是妖兽的皮,即便是夏天,也不会觉得热。

苏秋延道:“这是生辰礼,希望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魔尊珍惜的摸索着手腕上的表,轻轻的嗯了一声,又再次抱住了面前的苏秋延:“希望每年这个时候,城主都在我的身边,岁岁年年,永生永世。”

当天晚上,青州城点亮了灿烂的烟花。

金黄、银白、柳绿、朱红、淡紫……璀璨夺目,流光溢彩。

烟花下,苏秋延和秦越两人并肩而立。

小金龙正飞在半空,流着口水盯着空中绽放的烟花。

原来过生辰是件这么高兴的事。

他也要问问七七自己是多久生的,如果是明天就好了。

他还想再吃一碗长寿面,再看一场烟花。

他也要过生辰!

这一日,所有青州人都在看空中的烟花。

这还是青州城第一次放烟花。

原来烟花这么美。

五光十色,万紫千红。

当天晚上,所有人梦里几乎都是这场烟花。

秦越紧紧地抱着苏秋延,鼓起了平生的勇气,轻轻的吻了吻怀里人的额头。

这是他的城主。

也是他一辈子的爱人。

即便现在城主不承认对他的感情,但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许多人都在讨论这场烟花的原因。

但是知道的人都闭口不言,所以他们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个究竟。

倒是城主府隔日下发了一个通知,提倡大家可以在生辰那天,感谢父母,庆祝今日,期盼来日。

这倒是一个新鲜事。

不过青州的新鲜事太多了,结成伴侣的时候有仪式,庆祝生辰自然也可以有仪式。

一想到他们也可以庆祝生辰,大家都激动了起来。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久生的,但是当初在登记户籍的时候,也都选了一天作为生辰。

以后,他们也是可以庆祝生辰的人了!

甚至在生辰那一天,他们还可以享受一天的假期。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自己的户籍点了开来,计算起了自己离生辰还有多久。

同一时刻,夜校也发布了新的招生启示,只要是从扫盲班毕业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新的班级。

第一个班级就是最近最火热的化妆班,这个班要学习的不仅是怎么化妆,更是有化妆品的制作和研发。

第二个班级是炼器班,主要学习的是汽车、玻璃、钟表等的制作,因为涉及到炼器,所以告知了所有的报名者,如果不是修士的话,可能只能做一些前期的设计工作或者是比较简单的准备工作。

第三个班级是医馆的医生们开设的医疗班,现在青州人多了起来,他们人手不够,所以需要培训一批能够帮人处理伤口和治疗简单疾病的医师。

这三个班是最火热的,但是其他班也有人关注,比如宣传部的宣传班,专门培训宣传的人才,安全部的安全守卫班,专门培训维护秩序的人才。

总之各个班级的招生简章一出,立刻就取代了生辰礼的热度,成为了青州最热的话题。

所有人都在讨论他们应该去哪个班,因为上课的时间是一样的,所以每个人只能选择一个班级,并且还会根据上课的内容、师资、用具等需要支付一定的贡献点。

因此大家都格外慎重,毕竟老师们也在给他们吹风,随着以后青州人越来越多,分工也会越来越明确,或许再过上几年,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选择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所以工作前的培训选择就尤为重要。

三天后,每个选修班都按时开课了。

还没落户的阳城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他们虽然可以去扫盲班,但像是这种专业性极强的班级,他们是没有资格报名的。

好在这样的班级不会只开一次,以后每年可能都有,等到明年,他们应该就可以上课了。

夜校的班级一开,大家就更忙了。

而在这时,另一个工厂也悄悄的建了起来。

这个工厂是专门生产钟表的,暂时把大部分会炼器的修士们都抽调了过来,开始生产了两样东西——一种是钟,一种是表。

也多亏了现在汽车厂还没有开张,不然还真抽不出这么多人来。

好在炼制钟表比炼制汽车容易多了,大家上手都很快。

只是人还是少,尽管去从年开始,周海就在有意识的挑选一批人来教导炼器的知识,可是真正入门的还是没多少人,这些人一部分要在玻璃厂工作,只剩下了少数能来钟表厂。

苏秋延闻言沉默了半晌,青州人确实太少了,就算多了阳城的人帮忙狩猎、挖矿和施工,可是他们现在工厂多了,所以人还是不够。

“这样吧,我来想想办法。”

苏秋延想出的办法就是利用机器。

像是炼制钟表,就完全可以用机器取代人工,这样的话,那凡人也能胜任厂里的工作,同理,其他厂也可以这么干。

其实之前在建立生产线的时候,苏秋延就已经有意识的在利用机器,但是他的炼器手法太有限,所以大部分工作还是需要人工。

但是现在形势所迫,他就算熬夜看书,也得把机器弄出来,不然他们的工厂根本没法开工了。

当然,除了炼制机器之外,苏秋延也提出了人才引进的新策略。

他们过去是偷偷摸摸的找,但是现在不同了,青州已经出了名,库房里的粮食也多了,所以可以采取另外的策略,比如直接对外招人。

只是这也对安全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青州的产品卖得好,难免有不少探子过来打听消息,能不能发现这些人,不让这些人偷窃青州的秘密,就得看安全部的能力了。

周家三兄弟的老大周伯一听,这是他的老本行啊,他对着部长关辉保证道:“只要他们敢来,我就能抓出他们来!”

他做探子做了二三十年,就没有他没见过的套路,所以他是真的不怕探子,只是他一个人不够:“我那两个兄弟也是这方面的人才,如果有他们帮忙的话,肯定能事半功倍。”

关辉闻言:“那行,那就先让他们挂个名,如果干得好的话,我就去向城主推荐。”

于是没过多久,青州招人的文案就做好了,图文并茂,甚至还做了留影球的版本。

苏秋延道:“我想了想,暂时不大范围的对外,有针对性的去找一些偏僻的小城或者族群,说服他们加入青州。”

如今整个仙陆,有些小城是被四大宗门管辖着,有些却没有,前者属于有利可图,像是过去的青州,可以为天元宗提供灵石,所以天元宗会向青州提供庇护,后者则是属于较为独立的城市,有些是被宗门抛弃,有些是根本没有被宗门看上,这样的地方不多,但要找也能找到。

再不济,他们还能去仙陆中央买人,只是这是下下策,因为买人要花钱,而且能买到的都是凡人,凡人不是不好,但是他们还需要修士。

这招人的事情苏秋延就交给了汪宁。

汪宁这段时间本来还在外面奔波,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他竟然被城主召见了。

“我可以给你人,给你物,但是你必须给我带回人来,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一群愿意劳作的人。”苏秋延道,“只要你能做到,你不仅可以顺利落户,甚至还有其他的奖励。”

苏秋延从来不亏待能干事的人。

汪宁闻言激动道:“城主放心,属下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苏秋延点头:“我相信你,注意安全,下去吧。”

听了这两句简单的话,汪宁却像是吃了仙丹一样,城主说相信他,还嘱咐他注意安全,看来是把他的才能看在了眼里。

他果然没有跟错人!

如果换了过去的阳城城主,哪里会这么知人善用,用人不疑。

他意气风发的带着人离开了,而苏秋延也开始苦逼的研究钟表厂的机器设备。

周海本来想来帮他,但是却被他拒绝了。

因为周海也不轻松,每天既要上课还要管着玻璃厂,所以苏秋延决定再仰望星空一次。

干完这一单,他就准备这个春天不动弹了。

他必须得维护咸鱼的尊严。

※※※※※※※※※※※※※※※※※※※※

苏秋延:咸鱼也是有尊严的!经常翻身的鱼当不了咸鱼!

明天还是万贵妃,大家明天见啊

对啦,新文我的演技震惊世界求预收,应该是影帝升级类吧,这本写完了存个稿就开,估计九月份?哈哈哈,求预收,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0-07-03 23:20:28~2020-07-04 21:26: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卿忆1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康康 74瓶;要早睡啊、36663217 10瓶;我要取一个特别的名字 5瓶;30214798 2瓶;弗雷殿下、南方、小四是北凉柿子、「杨大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反派帮我搞基建请大家收藏:(www.zuixiaoshuo.net)反派帮我搞基建最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反派帮我搞基建最新章节 - 反派帮我搞基建全文阅读 - 反派帮我搞基建txt下载 - 湉喵的全部小说 - 反派帮我搞基建 最新小说

猜你喜欢: 我给甲方安排的都是阴间剧情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我开动物园那些年末日领主我变成太阳之后地府全球购据说在下和基友进错了组织EXO之予你唯安炉鼎重生:姑娘我是合欢派绿茶男配活不过三天我的迷弟遍布宇宙EXO之请勿靠近!我厌男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最强动画制作人[重生]谪仙杂货铺日常火影之水灵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硬核快穿成为山神之后[穿书]魔教教主搞基建论红楼的倒掉开局就有四圣兽
完本推荐: 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全文阅读神农小医仙全文阅读我的冰山女总裁全文阅读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异能教官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超级制造商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奶爸至尊全文阅读异能小农民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我不是超级警察全文阅读寒天帝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生随死殉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综穿]我能创造神奇道具斩月用xp系统打造魔王城诸界之深渊恶龙从冒牌大学开始都市之创造万界超级怪兽工厂恐怖轮回:百倍奖励我要做球王明尊仙君有劫原来我是道祖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这个刺客有毛病我有一个鼎神秀之主我真不是大佬某综漫的神圣右方这个学渣不简单一妃虽晚不须嗟霸天龙帝权宦心头朱砂痣我和豪门大佬隐婚了星光下的那些事女商(大清药丸)大唐第一逆子完美转世以后

反派帮我搞基建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反派帮我搞基建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反派帮我搞基建txt下载手机版 - 湉喵的全部小说 - 反派帮我搞基建 最新小说移动版 - 最新小说手机站